“沉睡的金矿”这个词组是形容闲置商标的。沉睡,指这些商标没有活跃在市场上;金矿,意思是闲置商标蕴含巨大的价值。

在搜索引擎上输入“闲置商标”关键词,可以得到几十万条结果。“闲置商标是近年来频繁出现在新闻中的词语,但它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。”知识产权律师黄璞琳告诉记者。

据介绍,通常人们所说的闲置商标有两种情况,一是商标权人取得商标专用权后一直未使用的注册商标;二是商标权人取得专用权后曾经使用过,但现在不再使用的商标。

目前全国到底有多少件闲置商标,并没有准确的统计数据。但从一些媒体报道中,我们可以窥见闲置商标的大致数量。

“江苏省连云港工商局商广处透露出一个信息,在该市的1.8万件注册商标中,有近三分之一处于‘休眠期’。”

“在成都现有的40000件商标中,有30%左右的商标闲置或者已经停止使用。”

“据统计,目前华东六省一市注册商标近55万件,其中正常使用的仅占三分之一,另有三分之一是闲置商标。”

……

上述报道只是冰山一角。据了解,个别地方的闲置商标占有效注册商标比例甚至高达50%。

众所周知,商标的作用是区别商品或服务来源,商标的价值在于使用。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商标注册后就进入“休眠期”呢?

江西省赣州市工商局商标局副局长刘济英告诉记者:“市场风云变幻,企业经营状况也在不断变化,以前商标注册周期比较长,等注册证发下来,企业已经转行,商标就闲置下来了。”

刘济英介绍说,由于个别企业负责人商标意识薄弱,一些企业在经济转轨、重组、改制后,不评估无形资产,不办理商标移转手续,原企业使用的商标成为“弃儿”,无人过问。例如江西国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使用在19类水泥商品上的国兴、贡江商标,曾经是连续多年的江西省著名商标,但企业在改制、重组后,商标便慢慢退出市场。

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,上述情况近年来已经较少出现。商标注册周期压缩为12个月之后,大大方便了申请人;对于改制企业,通常工商机关都会提醒其及时办理商标移转手续,避免商标闲置。

杭州迈搏知识产权有限公司负责人胡颖京是国内知名商标资讯网站“商标宝典”的创办者。他告诉记者,近年来企业商标意识越来越强,不少企业为了保护自己的商标,往往会采取保护性手段,注册多个目前并不使用的商标,或者在并不涉及的领域申请注册商标,即“防御商标”。例如南京某餐饮企业,申请注册的商标除餐饮服务外,还涉及食品、饮料等多个相关类别;一些有实力的企业还会选择“全类注册”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有些大型企业的商标数据库里,有三分之一是为了防止被抢注注册的。这些商标注册后并不使用,也成为闲置商标中重要的一类。只不过,这类商标是企业主动闲置不使用的,目的是构建起商标保护的“防火墙”。

除防御性注册外,一些有战略眼光的大企业会根据企业发展战略,进行储备性注册,例如服装企业选择鞋类、配饰等商品类别注册商标。这些商标短期内也许处于闲置状态,但是也有可能在恰当时机投入市场使用。

胡颖京还介绍说,近年来的“商标投资热”,加上一部分“职业注标人”盲目抢注,也是闲置商标大量产生的原因之一。

2001年《商标法》修改后,自然人可以申请注册商标。商标注册投资成为一部分投资者的选择,花1000元注册,然后卖出几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天价成为一些人的梦想。这些投资性注册的商标绝大多数不会使用在商品上,而是待价而沽,此类商标闲置率非常高。但是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这一类商标具有较高的商业价值,如果能采取有效措施加以盘活,对一些急需商标的市场主体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。

截至今年上半年,我国商标注册量累计达717万件,居世界第一;但与此同时,伴随着商标注册热潮的不断高涨,各地又纷纷曝出商标闲置造成资源浪费的新闻。为进一步了解我国商标闲置状况,记者日前作了一番调查。

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的新晃卷烟厂是一家成立于1944年的老企业,由于经营不善等原因,于2004年宣布倒闭。企业负责人介绍说,固定资产好处理,但无形资产的处理成为企业头疼的问题。原来,企业拥有怀化、新建、侗乡、云湖等68件商标,这些都是过去当地的老品牌。“企业倒闭,虽然知道这些无形资产不应该白白流失,但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。”这名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说。

据了解,在新晃侗族自治县工商局的指导下,这些商标已经在网上公开拍卖。自治县现有注册商标234件,闲置商标竟达166件。自治县工商局局长易秋萍表示,由于经营不善,一些企业停产或转产;一些个体工商户歇业,外出打工,这些都造成了商标闲置情况的出现。

记者在采访众多地方工商机关后了解到,商标闲置现象在各地普遍存在,即便在北京、上海这样经济发达的地区,依然有大量的商标因为种种原因被束之高阁。

中华商标协会副会长、北京中北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世寰分析认为,商标作为无形资产,大量闲置,不光造成了极大的浪费,也占用了有限的资源,让真正想使用者得不到机会。这不利于商标管理,甚至延缓企业标准化、产业化发展进程。

“我们这里的情况也差不多。”江苏省盐城市东台工商局局长张六奇说。他举例说,当地一家靠贴牌加工的服装企业,在工商机关的指导下注册了一件商标,但至今未用。这种现象在东台县的外贸加工企业中普遍存在。

重视注册,却宁愿浪费不去使用,究竟为何?一名从事贴牌加工业务的企业负责人道出了心声:贴牌生产,虽然利润低,但可以生存;使用自己的品牌,需要投入广告宣传费用,企业规模小,拿不出钱来。当问及企业发展前景时,这名企业负责人坦承,如果外贸形势不好,企业就会无饭可吃。记者通过调查发现,这类企业的经营者清楚替人做嫁衣的日子不好过,但就是舍不得自己掏钱搞宣传。

为防止被侵权,一些企业进行商标防御性注册,但这些防御性商标几乎没有使用的可能,这也是造成商标大量闲置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苏北某市主要特色产业是不锈钢、纺织、服装等产业。为了保护自己的品牌,很多企业进行了商标全类别防御注册,但客观上造成了大量闲置商标的出现。当地商标协会负责人指出,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驰(著)名商标企业中。

在商标数量高增长的背后,是大量注册商标闲置的尴尬。记者了解到,四川省剑阁县累计拥有注册商标225件,而闲置商标占注册商标总数的43.1%,闲置现象十分严重;山东省青岛市26273件注册商标中,有三成处于闲置状态;江苏省无锡市5万余件注册商标中,大约有1万件商标处于“休眠期”;湖北省8万余件商标中,至少有1.6万件商标处于闲置状态;福建省有2万余件闲置商标……

一方面,商标大量闲置;另一方面,有人想注册商标却屡屡因为与其他商标名称接近或相似,难以成功注册自己心仪的商标。

来自山东的李先生是一家服装企业的负责人。今年以来,他为了找到一件自己满意的商标,已经在山东和北京之间往返五六次了。可惜的是,每次注册前查询的结果都是有类似商标注册在先。有人建议他买一件闲置商标先用,可是几次了解后他发现,这些闲置商标的原主人不是找不到,就是要价太高,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意见。他不禁感叹:“别人不用,我却用不了。郁闷啊!”

胡剑辉是北京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,他的工作是为企业代理商标注册。他发现,有生意却做不成,感觉“现在商标注册越来越困难”。其实,很多知识产权代理公司的老板有这种感觉。的确,我国目前有效注册商标已经超过600万件,由于中国汉字有限,商标注册的名称设计空间越来越小。

申请注册商标是为了应用,不是为了闲置或浪费,解决商标闲置问题已迫在眉睫。

随着社会各界商标意识不断增强,闲置商标问题逐渐被人们关注。如何盘活闲置商标,服务地方经济发展,成为工商机关亟须破解的难题。

近年来,各地工商机关主动进位,理思路、想办法,加大创新机制力度,搭建商标交易平台,使一件件闲置商标重新焕发生机,成为推动地方经济发展的利器。

“商标这东西,挺神奇的。没有它,被誉为‘国宝鸡’的白银耳鸡只能当土鸡卖,每公斤仅售20元;有了它,每公斤能卖40元。工商机关帮了农民的大忙!”11月29日,浙江省江山市坛石白银耳鸡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徐翠霞高兴地说。

两年前,江山市工商局在调研中发现,当地白银耳鸡虽然有近千年的养殖历史,但由于没有商标,长期无法形成产业。大多数养殖户不愿意注册商标,理由仅是因为注册时间长。找到问题的症结后,该局商标科集体“会诊”,在200多件闲置商标中,为白银耳鸡物色到一件合适的商标——江山,并协调该商标的所有者授权许可白银耳鸡产业协会免费使用3年。所有加入该协会的30多家专业合作社及1000多户农户,统一使用江山商标。

有了商标,当地的白银耳鸡产业得以形成并迅速发展。目前,江山白银耳鸡年饲养量稳定在250万羽,年产值达1.3亿元。盘活一件闲置商标,富了千家万户。

一些企业因为商标注册时间长,所以选择购买闲置商标,虽然价格不菲,但操作时间短,效率高。为了进一步促进闲置商标转让,很多地区工商机关通过红盾网建立起商标交流平台。该平台详细公示闲置商标的基本信息,方便买卖双方协商转让事宜。

红盾桥是江西省九江市工商局搭建的商标交流平台,运营才几天,就为一家企业解了燃眉之急。

今年3月,九江金谷米业公司接到一笔60万元的外地订单,但就在签约的最后关头,对方在看货时发现大米包装袋上没有注册商标,进而对金谷米业公司的信誉和实力产生怀疑。眼看煮熟的鸭子要飞了,企业负责人如坐针毡。

九江市工商局闻讯后高度重视,打开红盾桥商标交流平台,很快搜索到德安县一家乡镇米厂欲转让庐山闲置商标。经过该局牵线搭桥,仅3天时间,双方就签订了商标转让协议。金谷米业公司顺利签订了那笔60万元的订单,而德安县的那家乡镇米厂也得到了一笔急需的资金。

这样的故事在九江市经常发生。今年上半年,在工商局的撮合下,庐山、浔阳楼、石钟山等3件闲置商标都顺利找到了“婆家”。

为提高闲置商标转让成功率,各地工商机关积极推出针对性较强的举措。

据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工商局商标广告监管科副科长王秀红介绍,自去年6月起,该局采取上门走访、电话联系等方式,发现闲置商标信息236条。该局先后与12家闲置商标持有企业和个人达成商标交易意向书。目前,该局已指导青铜峡阳光食品厂以6.5万元的价格,将佳普商标转让给银川源本先食品公司;红寺堡酒业公司以3.3万元的价格,将罗山葡萄酒商标转让给宁夏瑞丰葡萄酒业公司。

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工商局坚持半年一次的商标发展分析制度,对长期闲置的商标启动商标盘活机制,积极利用媒体、网站、交易会等多种渠道为商标闲置企业牵线搭桥,指导其通过续展、变更、转让等方式盘活商标。

浙江省浦江县工商局建章立制,积极解决闲置商标问题。该局大力实施商标“苏醒工程”,对水晶、挂锁、服装等6大注册商标数量最多的行业企业进行调查,以自然人、企业注册未使用的商标和破产改制、停产重组等企业拥有的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为重点,建立详细的档案。今年1月至5月,浦江县工商局共盘活25件闲置商标,其中闲置商标转让19件、使用许可6件,带动经济效益近200万元。

各地工商机关积极作为,盘活闲置商标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但问题依然存在,例如如何准确评估商标价值,交易秩序需要进一步规范,商标交易平台需要更加完善等。

王秀红建议,这项工作应由政府组成综合部门来运作,或者采取市场化运作的方式,通过商标代理机构来持续推动此项工作。江西省赣县工商局干部胡小明建议,盘活闲置商标工作应由总局牵头,五级联网,信息共享,协调工作主要由基层工商干部完成。

解决闲置商标问题,是实施商标战略的一项重要工作。可以预见,随着大量闲置商标被盘活,我国的品牌经济将迈上一个新台阶。